香港46tm特马分析图库,万众118彩色厍图库118
当前位置 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90年代的六魔女色诱劫杀案

2022-06-17 15:41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17名律师指定戴受委托担任被告人的辩护人。几十名中外记者紧张地边听边记。

  第一个被审理的被告人是刘瑜香。她也是第一个被抓获归案的罪犯。在接受法庭调查时,刘瑜香这个被指控参与犯罪团伙的同案犯,却一再声称自己不懂法,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犯罪。而事实上她已经成为杀人、抢劫的帮凶。

  随后,被指控为该系列杀人、抢劫案的头号主犯张小建茸拉着脑袋接受法庭的调查。张小建个子不高,黑瘦黑瘦,生得尖嘴猴愿,眼留凶光。他是最初的策划杀人、抢劫者.自1993年4月24日晚张小建等罪犯首次杀人抢劫得逞后便陆续猖狂作案,每次抢车必杀人。仅张小建就参与作案11次,杀死 10入,里伤1人,抢得各式汽车11辆,价值人民币307万元,从中分得肚款18. 8万元。

  犯下弥天大罪的张小建在自己策划罪恶的同时,也把自己的弟弟张小坡、妹妹张小凤、妹夫陈景德、弟媳谢秀云、女朋友付红琼等至爱亲朋拉入了罪恶的深渊。

  在法官向被告人调查质证时,记者记录下了6名女被告的年岭和出生地。付红琼. 20岁,贵州省毕节人;谢秀云,23岁,广东省河源人;文亚纳,19岁,贵州省贵阳人;张小凤,23岁,广东省丰顺人;付立敏, 22岁,贵州省毕节人;刘瑜香,20岁,江西省宁都人。6人平均年龄21岁,应该说,她们正处在如花似玉的青春年华,但她们却用宝贵的青春与容貌为自己铺设了一条通向罪恶的歧路。

  90年代深圳的社会治安非常混乱,刑事案件多如牛毛,盗窃抢劫如家常便饭,砍手党砍脚党到处都是。

  宝安区某大公司副总经理陈某,从江西老家开车回到深圳。到家后,陈某见车子太脏,考虑明天要见客,决定去洗一洗。晚饭后,陈副总经理开车这辆崭新的凌志车,去了距离机场不远的一处洗车场,就此失踪。

  见丈夫很晚还没回来,陈太太急忙打寻呼机和手机,都没有回答。陈太太赶到洗车场,那里人告诉他:你老公洗车就花了20分钟,早就走了。

  5天后,石岩镇料坑果场,一个打农药的农民发现草丛中有一具布满蛆虫的男尸。

  为什么呢?这并非宝安区第一起车主司机被杀案件。在前3个月内,还有2名出租车司机被杀,车辆也被抢走。

  第一名出租车司机在3月遇害,被人残忍杀死在一个水塘里,驾驶的冠牌轿车失踪。

  事后验尸发现,司机头部有高达40多处打击伤,背部还有几处刀伤,刺穿了肺部。歹徒极为凶残,但明显作案并不熟练,看来有可能是第一次作案。

  第二名司机是被勒死的,没有见血,驾驶的蓝鸟桥车失踪。这说明,歹徒作案的手法高明了一些。

  以上三起案件线索都太少,受害者和歹徒又素不相识,都成为无头案,悬而未破。

  从1993年开始,深圳突然出现离奇的司机失踪案件。短短14个月,前后有17名司机和车辆失踪。

  昨天也就是5日下午交班时间,该公司一名皇冠130出租车司机张某没有回到公司。公司打电话到他家里询问,得知张某一夜没有回家。司机张某为人老实稳重,结婚14年从没有夜不归宿的情况,更别说还不同公司家里联系。

  根据同公司的司机回忆,似乎是一对年轻情侣拦了他的车,随后的事就不知道了。

  当年没有监控,无法调查出租车后来去了哪里。警方反复在东莞市进行走访,毫无收获。司机张某和他的皇冠130型出租车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。

  大约10天后,深圳宝安区较为偏僻的上合村,一户果农惊恐报警:我家的荔枝园中发现了一具男尸。

  在荔枝园深处,一具被尼龙绳、铁丝牢牢捆绑的男尸蜷曲成一团,口鼻被胶带封死,脖子上还有一根绳子。显然,死者被歹徒勒死后,又怕他还有气,将口鼻用胶带封住,保证彻底杀死。

  张某家庭困难,妻子和老父母都体弱多病,这十多年来全靠张某一人赚钱养家。因家庭负担很重,张某几乎从不休息,且不挑客人。没想到,张某年仅30多岁就遭此厄运。

  现场分析,大队长李政认为歹徒是谋财害命,杀人的目的是为了抢劫那辆崭新的皇冠出租车。

  歹徒作案手法熟练,尤其杀人、捆绑、封嘴、抛尸都非常很有经验,没有留下什么线索。

  荔枝园也并非第一杀人现场,仅仅是抛尸现场。抛尸能花费多久,最多几分钟而已,也就不太可能被目击者看到。

  自然,歹徒留下了一些脚印,胶带上也有模糊的指纹。可是仅仅依靠这些东西,根本不可能破案。

  不谈整个深圳,哪怕宝安区内常年打工的流动人口,至少也有几十万之多。人海茫茫,你到哪里去抓人呢?

  警方走遍深圳的旧车市场,毫无收获。看来,歹徒果然是惯犯,他们有销赃渠道。赃车已经被转移到其他城市甚至其他省,唯一的线索也断了。

  让警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3起案件仅仅是开始,随后短短1年内又发生了18起同类案件。

  1993年8月18日,深圳市龙岗区政府财政局报警,说他们小车队的司机吴某突然离奇失踪。

  局里反应,17日晚7点,司机吴某驾车将局长送到深圳机场登机后,独自驾车返回。登机之前,局长嘱咐吴某去接一下参加会议的局长太太。

  奇怪的是,局长太太在10点会议结束后,一直等到12点,始终不见吴某来接。

  第二天吴某也没来上班。家里跑到局里来找人,说是吴某一夜未归,那辆黑色奥迪车也不知去向。局里感觉出事了,立即报警。

  果然,一周后,广深高速公路B10段岭屋山路边的一个污水井里发现一具尸体。

  警方陆续发现了多具失踪者尸体,几乎都是被勒死,仍然有7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所有失踪者的车辆,全部失踪。

  失踪车辆除了一辆为面包车外,其余多是高档轿车,如某大公司的奔驰560型轿车,价值人民币78万元。

  他们既有吴某这样的政府部门专职司机,收入平平;也有陈副总经理这种老板,相当富有;有刚从香港回深圳度假的络腮胡子帅哥;甚至还有丰顺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儿子,来深圳创业开公司。

  余下这十几人均不是营运车辆,还颇多有钱人、有身份的人,根本不可能私自去拉客人。

  要知道,这些受害者中颇有些丰富社会阅历的人,比如陈副总经理之内。正常来说,这些人是极难受骗的。

  那个公安局副局长曾经哭诉:我儿子从小看我办案抓坏人,也算半个警察了,什么样子的骗术他没见过!我怎么也不相信,他会被歹徒轻易骗到哪里杀了。我儿子绝对没有这么笨。

  • 最热文章

金融新闻      星声星语      法律在线      社会文化      旅游新闻      历史咨询      女性生活      社会新闻      军事新闻      教育新闻     

Power by DedeCms